• 日常生活习俗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> 民俗 >> 日常生活习俗
    • 蒙古族的居住和室内陈设
    • 时间:2012-05-24 来源: 《省志·少数民族志》 作者:
    •   明代辽宁境内的蒙古族,经济生活仍以游牧为主,居住在蒙古包内。少数王公贵族、官员及其家属住进城镇,有了比较优越的固定行署衙门和住宅。明后期靠近明代边墙的蒙古平民(阿拉巴坦)的居住仍以蒙古包为主,但用土木石建造的房屋“拜兴”(亦称“板升”)已经出现。王公贵族则住砖瓦房。明末清初,“拜兴”增多。清代中后期,以农为主的蒙古人建“拜兴”而聚居,出现了“爱里”(村落)。清末,辽宁蒙古族地区已是耕地连片,村落相望,居住蒙古包的牧民已不多见。
        从清末到新中国成立前,辽宁蒙旗地方,蒙汉杂居,蒙古族的居住形式大体分四种:农奴和贫苦农民住伙房、草栅和简陋的“塔拉沁格热”(类似瓜窝堡);“阿拉巴坦”住土木石结构的平房。有1间、2间、3间不等;王公所居,是富丽堂皇的王府衙门和住宅。四等以上台吉、塔布囊,或因有战功而受封为达尔汗民,以及梅林以上的官员,修建起脊房,分瓦房、草房两种。其建筑特点是前出廊后出梢,并建有院落;凡蒙古族村落密集地方,选择风景地建筑喇嘛庙。庙宇建筑宏伟壮观,多具汉、藏建筑风格。“阿拉巴坦”只准建3间以下正房。贵族和梅林以上官员可建5间正房,建厢房不受限制。不论阿拉巴坦和贵族都不建4间或6间,蒙古族风俗认为,“四六”不成才,忌建四间房。蒙古族农村住房一般坐北面南。在习惯上,建3间的有中间开门,也有东一间开门,建5间的为中间开门。开门1间为厨房,置锅灶。居室为火炕,灶房烟火从炕下通过,炕热室暖。烟囱在房外两侧,在习惯上尊西屋为上。一般为尊重长辈和老人,长辈住西屋,晚辈住东间。留客也在西间。一家同室面居者,长辈和留客住南炕,晚辈住北炕。
        新中国成立后,生活水平不断提高,居住条件也随之改善。到1958年前后,蒙古族农户普遍更新了住宅,很多家建起了砖石土木结构的“海青房”,居住宽敞,有明亮的玻璃窗,各家都修建院落,土石院墙,大门建起门楼,院前屋后有菜园,栽植果树,环境幽雅。1978年以后,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,蒙古族农民的生活日益富裕,许多农村居民,在建房设计中重视建筑面积有效利用,讲究居室结构,以适应家庭陈设的摆放和家电的使用。除建“海青房”外,砖石水泥构筑增多。不少住宅建成新式的水泥砖石结构的“北京平房”,多为4间,以西屋为上的习俗,仍然保持。在一些乡镇中,有的还建造了二层小楼房。
        从明末到清代,室内陈设装点也有变化,从简单到多样。清代中期以前,中等以上人家,保持供火神的“火池”的习俗,信喇嘛教的在室内北墙西端置佛龛,靠东面增设家具,有单橱柜或双橱柜。到清代后期,富裕之家的陈设,增添有“好望阁”(即立柜)、碗柜和地桌等。柜上摆放帽盒,面容盒等。柜前摆放“裙凳”,供来客使用。民国年间直至新中国成立前,富裕之家,除地上家具外,还有炕柜(俗称“炕琴”),增添桌椅。炕柜中置放衣物,柜上摆放被褥枕头,陈设摆放有序。王公官员之家,在各居室内各种橱柜桌椅齐全,装饰精美。贫苦之家,直到新中国成立前,家中除供火池、佛像外,几乎无家具;有家具之家,也只是几件粗糙饭桌、小箱小凳而已。
        新中国成立后,辽宁各地蒙古族农民和城镇职工,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和房屋更新,室内陈设也不断更新。在五六十年代,蒙古族农家的火池已不见了,供佛之家也是少数,箱柜桌椅的摆放是蒙古族农家常见的,有些人家墙上贴上领袖肖像,挂起日历和新式镜子。70年代,一般农家在箱柜上摆放收音机、茶具、座钟。也有些人家墙上有挂钟,或贴上字画。地上桌椅、炕桌炕柜不断更新装饰。进入80年代,富裕起来的蒙古族农户的家庭陈设,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更新,城乡蒙古族人家的陈设差别逐渐缩小。蒙古族群众将70年代以前的室内陈设列为旧式陈设。在此期间,较富裕的蒙古族农家,室内陈设新旧兼有,被列为过渡型的。除旧式箱柜摆设外,又添设了新式立柜、写字台、沙发、茶几等。箱柜上摆放电视机(多为黑白)、录音机、化妆品等。墙上挂起新式挂钟,日历变为挂历,传统年画变为新款年画。新式陈设出现在一部分富有之家。新房的建筑设计,采用全新的结构和装饰。室内家具除立柜、沙发、茶几、写字台外,出现组合柜、壁橱、新式化妆台,室内还摆放着彩色电视机、冰箱、洗衣机、收录机等家用电器。写字台上摆放新式台灯,摆出新式化妆台,有些家中组合柜上摆出精美的工艺品,墙上挂出蒙古文的挂历和条幅,宽大的窗台摆放花盆。有些新居建有自制的水暖设备。蒙古族人家的陈设尽管不断更新和现代化,但家具陈设位置仍然保留一些蒙古族传统特点。过春节时,不少人家仍张贴蒙古文对联。

    • 上一篇:  辽宁省朝鲜族传统饮食
     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