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方志研究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> 志鉴论坛 >> 方志研究
    • 志书篇目设计应注意把握的几个问题
    • 时间:2012-05-27 来源: 由作者冯长江提供 作者:
    •   我们这一讲的题目是:“志书篇目设计应注意把握的几个问题”。算不上什么讲课,只是结合自己的一些认识和体会,和各位同仁做个沟通交流。目的是抛砖引玉,为大家学习实践方志知识,开展二轮修志工作提供一个参考借鉴。
        大家知道,编修地方志是中华文明的优秀传统,是咱们老祖宗传下来的、在世界上独树一帜、具有独特的历史文化价值和经世致用价值的民族文化瑰宝。连绵不断地编修地方志,几千年下来,形成了其他任何文化形式所无法比拟的,横陈百科、纵贯千年,秉笔直书、彰往昭来的庞大信史文献群。它有什么用呢?存史、资政、教化、兴利、服务…等等,诸多功能。如果我们有机会到美、英、德、日等西方国家的国家图书馆去看看,就会发现都辟有专门的“中国地方志藏书馆”这是个很有意思的现象,为什么呢?因为世界各国历来把地方志视为研究中国国情的第一信息资料。
        我们常说,修志工作是为中华文明“续脉”,关系到国家民族传承的“根谱”。老祖宗很重视这事,特别是隋唐以来,历朝历代都把它作为国家行为,纳入官职官责,反复颁布诏谕、命令推行。咱们方志工作者,古人叫作“史官”,天下邦国“皆有史官,以掌记时事”。所谓“史记”,据有关专家考证,其真正的涵义乃“史官所记”。那么,从这样一个意义上来讲,咱们在座的各位,担负着新一轮修志的重任,实际上就等于干的是“现代司马迁”的活,“铁肩担道义,妙笔考春秋”,修的是社会主义新“史记”,咱们做出来的活那叫作“历史文献”、“传世之作”,是要“资治当代,垂鉴后世”的。所以,千万不要看轻了、低估了我们所从事的工作、所承担的责任。
        那么,怎样才能编修出一部合格的志书?当然,这是要由很多方面的因素来决定的,但我觉得,首要的、非常关键的一点,是要设计出一个科学、合理的好篇目。
        篇目是什么?篇目是志书总体设计的蓝图,是编纂之纲,它体现着志书编纂的指导思想、总体思路、志书内容的组织结构,它还是资料搜集的向导,也基本是成书后的目录。换句话来说,篇目设置,就是对一部志书编纂的谋篇布局,就好象盖一座大厦﹙譬如辽宁大厦﹚,要先把设计图纸拿出来;咱们建设小康社会,那得先把宏伟蓝图勾画出来。所以,这是总设计师的活儿。一部志书的优劣、编纂工作能否顺利进行,首先取决于篇目。在这件事情上马虎一点,差之毫厘,整个志书编纂后面的工作就可能失之千里,走很大的弯路。因此,确定志书的框架和篇目,可以说是决定志书成败的关键一环。所谓提纲挈领、纲举目张,就是这个道理。
        民国时期的《方志学》一书中说:“编纂之道固多,而门类标题则为首要”。另一位方志学名家瞿宣颖也认为:“凡志之佳恶,不待烦言,但阅其门目,便知其有无鉴裁之力”,“故欲精志例,先求分目之允”。这里所说的“先求分目之允”,就是要将记述的事物,按其属性,予以科学的分类,设篇立目。我们总讲要创精品志书,我想,首要的恐怕是要先创出精品篇目。没有一个精品篇目奠基,是决不会造出精品志书的。
        那么,在实践中,应怎样搞好志书的篇目设计呢?这里,我想结合省志二轮编修以来、在篇目设置方面经常遇到的一些问题,特别是上次研究通信志等篇目的一些情况,谈谈应注意把握的几个问题。
        一、注意把握横排竖写的问题
        横排竖写,又称横分门类,纵向记述。这是志体的一种特殊规定性,是由方志的内在特质所决定的。方志是什么?方者,地方也;志者,记载也,即一方之记载。《条例》规定,它是全面系统地记述本行政区域自然、政治、经济、文化和社会的历史与现状的资料性文献。上至天文、下至地理,从自然到社会,从历史到现实,从政治、军事到经济、文化、科技、民生,举凡关乎一方之地情,都在其记载范围之内。
        志和史不一样,史是一条线,是“以时系事”;志是一大片,有点、有线、有面,这一大片怎么记?那就是“以类系事”,按照“事以类从,类为一志”的原则,先横分门类,再“以类系事”,纵述始末。所以,志书篇目的设计,简单地说,就是横排门类,即对所要记述的对象进行科学的分类,先分大类,然后纵向递进,层层分类,大类之下分小类,小类之下再分细目。反映到志书的结构上,就是篇、章、节、目等几个层次,每个层次都要横分门类,以类系事,并层层相辖,构建起一个全面、系统、完整的科学框架。
        这就是志书编纂的一个基本要求:横排竖写。因此,志书篇目的设计,原则上是不能采用历史分期、时段分期的,无论是按古代、近代,或其他以时为序分期设置的方法,一般来讲都是不适宜的。因为不符合志体的基本要求。
        当然,志体也在不断发展变化,也需要在实践中探索创新。但方志传承数千年,其沿袭下来的志体应当说是有其内在合理性的,并形成了相对稳定的模式。它是方志特质、特征的表现形式,是其它文化形式无法比拟的、体现方志独特价值的重要元素。它规定了志书是志而不是史、不是其他文献、著述。如果随意变更或改变其特征和规定性,譬如改掉“横排竖写”这一条,那恐怕就会和其他种类的文献趋同化,就不成其为方志了。文各有体。无论如何发展、创新,志书仍然也必须姓“志”。志不象志,或者“四不象”,就不合适了。
        这里举个例子。我们上次研究省通信管理局报送的通信志篇目,首先,从总体架构看,它是怎么分的呢?不是横分的,而是纵分的:是以1998年邮电分营为界,分为上、下两卷。也就是以时为序,分期设卷。那么,按照我们刚才讲的,显然不符合志体“横分门类”的要求。因此,需要重新调整、修改篇目的设置。至于具体怎么调,我觉得可以采取隐时显事的办法。咱们换个思路来考虑,按事物的属性来“横着”分分类,这样,是不是可以分为两类:一、邮电合一体制的电信;二、邮电分营体制的通信。这么一分,记述对象还是原来的事物,但却不是以时为序、分期设置了,“隐时”了嘛!同时,“显事”了,突显出事物属性的区别,一个是合营体制的电信,一个是分营体制的通信。变成了“横分门类”的设置,隐时显事、寓时于事了,这就符合了志体的要求。当然,如果觉得这么立题太罗嗦,文字长,也可以想办法进一步简化处理。譬如,邮电合一时如果叫“电信”,现在分营后叫“通信”的话,这两篇的标题也可以简单地立作:一、电信;二、通信。虽然只是一字之差,但这种细微的变化或差别里面,可能包含着体制的、技术的、发展的诸多不同的深刻内涵。当然,我这里只是提个思路,因为我们对通信领域的专业知识和实际情况不了解,只能是供他们参考。
        下面,就把握横排竖写的基本要求,再谈几点需要注意的问题。
        1.要注意“横不缺项”。或者说“横不缺要项”。篇目结构的安排,要符合志书记述广泛性、全面性、多学科性、资料性著述的特点和要求,其框架的建构必须涵盖记述对象的全貌,特别是主项、要项内容不能缺漏。所谓“史专而志广”,志书是“一方之总览”、“地情百科全书”,内容横陈百科,包罗万象,凡是反映一方地情之基本情况,有存史价值的都要记述。因此,“横分”必须到位,篇、章、节、目各层次要逐层横向展开,譬如通信志上卷首篇“通信网络”,下面横分为:传输网、电话交换网、移动通信网、数据通信网、专用通信网5章。那么,我们要考虑,横分是否到位,是否科学合理,有没有缺项、漏项?特别是有没有重大事项、重要内容的缺漏?吃准这个问题是非常重要的。
        2.要注意“纵不断线”。或者说“纵不断主线”。我这里说的包含两层意思,一层意思是,从志书纵向记述的角度讲,要反映事物的兴衰起伏、大势大略,这个历史脉络和发展轨迹不能“断线”。这一点,从篇目设计开始就要有意识地安排好。譬如通信志、旅游志等,因为首轮省志没有修,那么,为反映辽宁通信、旅游事业发展的历史全貌,本轮续志要注意考虑两个方面的问题:一是记述上溯的问题,如对辽宁通信、旅游事业之发端、发展等,在概述或相关章节中作适当上溯记述,以贯通发展脉络,彰明前因后果;二是设置补遗的问题,在资料等条件许可的情况下,可考虑设置补遗篇章。(如首轮军事志对抗美援朝未作专门记述,这部分内容属于“前志未记、记之未详而又不可缺漏”的,这次军事志续修就专门设了个补遗篇“抗美援朝篇”),对本轮修志断限前的历史情况作以记述和反映,以弥补首轮省志的缺憾。另一层意思是,从篇目设计层次的角度讲,篇、章、节、目的纵设,它要层层递进,不能随便就“断线”了。譬如我们一些志书,包括首轮修的有的县志,有篇、有章,但章下无节,篇目结构就是不完整的。这个问题后面还要专门讲,就不多说了。
        3.要注意“轻重得当”。毫无疑问,篇目设计应当体现记述内容的主次和轻重,什么事情总是有主有次、有轻有重的。譬如,对一些影响重大、意义深远的事物、事件,甚至可以作“升格”处理。但与此同时,各篇、章、节、目的设置和处理,也要注意大体上分量要相对平衡,避免过度的畸轻畸重,明显的轻重失当,设置繁简过于悬殊。我们在审议省志各分志篇目时,经常发现这样的情况,在同一篇下,有的章设了不少节,七八节、甚至十几节,反映比较充分,而与之并列的一些章则章下无节,一节也未设,这叫作孤章。篇目设置要避免孤章,一般也要避免孤节,就是章下无节、节下无目的现象。在实际编纂中,一些章节往往因为占有资料不足,或对其认识、研究不到位,设置过于简略,内容过于单薄,与其他章节设置的分量明显不成比例。这种“轻重失当”、“畸轻畸重”、“明显失衡”的问题,应注意避免和防止。
        4.要注意“有机整体”。“横排竖写”不是简单地、机械地、割裂地、孤立地去反映事物。胡乔木同志说:“地方志应当提供一种有系统的资料。这种有系统、有组织的资料应是一个有机的整体。”因此,我们在篇、章、节、目设置时,既要注意它们相互之间的门类区别、横向联系,也要注意纵向的层次递进、历史联系;既要有明确的记述分工、记述界限,又要注意相互照应、衔接、关联,使之横排门类能关联呼应,纵向记述能系统有序,把记述对象方方面面,通过篇章节目的科学设置,整合成一个有机联系的整体,编排有系统性,记述有连续性,内在有关联性,统属有逻辑性,有机合成,浑然一体。
        二、注意把握科学分类的问题
        前面我们讲到,篇目设计的任务,简单地说,就是“横分门类”,而且,各篇、章、节、目要逐个层次去横分门类。那么,我们就遇到一个重要问题:分类的依据是什么?怎么才能把握好属性分类的原则,做到科学分类,合理划分?
        关于分类的依据,这是有“标准答案”的:中指组《关于地方志编纂工作的规定》明确表述为:地方志的篇目设置,应合乎科学分类和社会分工实际,突出时代特色和地方特色,做到门类合理,归属得当,层次分明,排列有序,形式上不强求一致。这是志书篇目设计的总的要求。那么,注意其中这句话:“应合乎科学分类和社会分工实际”,这就是我们正确分类的基本依据。
        应当说,有了这样一个规范,我们在篇目设置时就有了可以把握的依据和准则。但这个规定毕竟是原则性的,而实际操作起来有时候情况是比较复杂的。这里,提请注意这样几点:
        先说一下,辽宁省志(包括绝大多数市、县志)采用的是章节体,分类设篇,篇下辖章,章下辖节,节下辖目(目以下层次不作硬性要求)。那么,左右门类之间是什么关系呢?并列关系;上下层次之间是什么关系呢?统属关系。好了,我们接着往下讲。
        1.注意分类标准统一。我们讲了,篇目设置要按照事物属性(也就是按照科学分类和社会分工实际)分类。但一事物往往有多种属性,每一种属性都可做为分类标准。譬如,上次我们讨论交通志公路篇的设置,它可以按公路等级划分,分成国道、省道、县道等,也可以按公路性质划分,分为普通公路、高速公路等。因此,设计篇目时,必须从具体情况出发,确定以事物的某一种属性作为划分标准,而不能搞双重标准、多重标准,如果多重标准同时混用,混为一谈,篇目设计非乱套不可。所以,同一层次必须明确并严格遵循同一分类标准,这样划分的门类才具有惟一性和排他性,才能避免记述界限不清。
        另外,入志事物按属性分类(也就是横分)后,还要纵向按篇、章、节、目划分层次。那么,纵向划分层次时,也要依据统属关系,明确标准,譬如,按照辈份标准划分,那么爷爷辈、父亲辈、孙子辈,要清清楚楚,是哪一辈份的内容,你就把它放到哪一层次去。不能随便“窜辈”(举例说明)。还有,如果在按照辈份划分的同时,又混杂着按其它的标准划分,那肯定又乱套了。
        2.注意内容归属得当。入志事物按属性分类、并划分若干层次又逐层分类,然后形成志书总体架构,再将各类信息资料依统属关系分别纳入各门类、各层次的适当位置,就构成了一个分类严谨、层层相属,界限分明、相互联系的有机整体。这里,我们要特别注意,篇与章、章与节、节与目之间,是统属关系,是母项与子项的关系,母项和子项应是匹配的、对应的,一般来讲子项外延之和应等于母项。那么,我们在篇、章、节、目的设置安排时,就要注意让每一事项都归属得当,各得其所。归属不当的问题,也是篇目设置中的常见病。譬如种属关系混乱,张冠李戴,明明是张家的孩子,抱到李家去了;又譬如辈份关系混乱,明明是不同层次的内容,把它并列设置,结果造成父子祖孙几代“平起平坐”,甚至是搞颠倒了;再譬如母项定义过窄,或外延膨胀,等等。你像我们审议通信志时,它的下卷第二篇“通信监管”,把“机关管理”包括党委、工会、共青团以及后勤、物业等等统统纳入其中,“通信监管”这个母项是不是外延有些过度膨胀了?这些都需要仔细推敲、斟酌,把篇目设置搞得更严谨一些(举例说明)。
        3.注意避免交叉重复。由于客观事物的复杂性,相近、相关事物之间总是相互联系、交织渗透的,因此,志书记述中常常遇到一个困扰,就是交叉重复的问题。这就要求我们从篇目设计开始,研究、把握好这个问题,尽可能通过精心设计,合理布局,处理好可能涉及到的内容交叉问题,避免不必要的重复。原则上,同一事物一般不宜分解设置到几个地方分别记述,这样容易造成交叉重复,也不利于清晰、完整地反映事物的全貌。要注意把握好各个概念的内涵与外延,子项外延一般不应超出母项外延的范围。要注意防止概念关系的错误,造成分类和层次的混乱:上下层次之间,母项和子项要对应,统属关系要明确,不能错配、错位,或多出子项、或子项缺失;同一层次之间,子项不应相容,章与章、节与节、目与目所记述的内容,应是相互排斥的,就是要有排他性,而不能互相包容(当然,并不是说它们之间没有联系)。以上是一些基本的、原则的要求。当然,在实际编纂中,一些交叉、重复是不可能完全避免的,有些甚至是必要的。对这种情况,应注意从不同角度、不同层面、各自特点出发,错开角度,各有侧重,合理剪裁和取舍,分别做好设置和记述,避免简单、机械地、不必要的重复(举例说明)。
        4.注意排列顺序合理。篇目设置不仅要科学分类,也要合理排序。一般来讲,篇目排序应符合人们认识、观察和分析客观事物的主次先后等思维习惯,按照事物的统属关系、内在逻辑,对各类事项的排序作出合理的安排。通常有这样几个可供参考的思路:譬如科学性、逻辑性原则(像经济部类的设置,可按一、二、三次产业的次序排列);譬如先主后次原则(把主要的、重要的排在前面);再譬如先统后分原则(先安排综合性或共性内容,后安排独立性或个性内容);又譬如发展顺序原则(如教育志篇目,可按基础教育(学前、小学、中学)、职业教育、高等教育、成人教育等排列),等等。当然,这些只是人们从实践中摸索出来的一些供参考的思路,而最重要的原则,我想应当是:一切从实际出发,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具体对待。
        5.注意微观层次设置。从省志各分志篇目设计的实际看,大家往往对宏观结构的设置比较重视,研究、琢磨得多,推敲、打磨得比较细,大多能做到基本上是科学合理的、把握较好的。但同时比较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是,对相对微观一些的层次,譬如节特别是目的设置往往重视不够。我发现不少报送上来的篇目,篇、章的设置是完整的,而节的设置就成了“半拉子工程”,到了目这一层次,甚至只字未见。其实,我们评价一部志书,说编修的很精细、很到位,往往很可能恰恰是体现在一些微观层次。很多时候,影响志书质量的问题,都是一些“不起眼”的微观问题。我们就说目这一层次,它处在篇目框架结构的最底层,既遵循志书横分的原则,又是承载竖写的实体,换句话说,它是“横分到底”的最基本的记事单元,这么大一部志书,真正承担“纵述始末”任务的,也就是记述实质性内容的,非它莫属。它要是设计不好、记述不好,其它的全白忙活。所以,请同志们在进一步修改完善的篇目的时候,一定要重视微观层次如节和目的设置。别看它“不起眼”,其实真的很重要。
        三、注意把握突出特色的问题
        突出特色,特别是突出时代特色和地方特色,是方志编纂必须把握的重要原则。那么,我们从篇目设计开始,就要研究、吃透,深入挖掘,切实把握好这个问题。特色是什么?就是矛盾的特殊性,共性当中的个性。任何一个地方或部门,总是有其区别于其他地方或部门的,独具的特点、特征、特别之处。所谓“人无我有,人有我特”的东西。
        特色包括很多方面,但我们强调的基本的、主要的是这样几个方面:
        1.时代特色。本轮修志断限(1986-2005),正值我国改革开放的重要历史时期。胡锦涛总书记讲,改革开放是新时期最重要的时代特色。这20年,是我国改革开放逐步深化,经济建设和社会事业蓬勃发展,社会生活各领域发生历史性巨变的时期。那么,我们当代修志人,就应当有这样的责任、使命,充分记述和反映改革开放、经济社会发展变化的历史进程、重大事件、目标任务、成就经验及教训等。整个志书篇目的设计,要紧扣时代脉搏,把握时代主旋律,反映改革开放这条主线。从我们了解的一些省志分志、包括市志的篇目设计看,有的专门设置了经济体制改革篇,有一定的份量,但有的章下节、目设置的还不够科学、合理、完整。上次看通信志篇目,它专门设了通信改革篇,但章下无节,更无目,让人看不清楚记述的广度、深度。另外,一些志书关于对内对外开放的内容,篇目上也看不太出来。这里,要特别提一句,我个人的感觉,现在我们相当一些志书在篇目的设计上,对改革开放这个最重要、最鲜明的时代特色,明显反映不足,或不到位,这是要引起注意的。
        2.地方特色。所谓方志,记的就是一方之事。没有对你这一“方”与其他“方”的区别的反映,就没有你这“一方”的特色、特征、特点。这个“特”字,其实反映在一方自然、地理、历史、经济、文化、社会等方方面面。譬如经济方面,有一方的资源优势、名产特产、经济亮点等;文化方面,有一方的人文景观、社会习俗、风土人情等;工作方面,有一方的工作思路、工作重点、工作亮点等。就县级志书而言,光我们辽宁就100个县市区,全国要修多少部?千志一面是不可取的。我们常讲,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那么,一方志书也要反映好一方水土。我们县市区的同志,就要考虑我这个县市区,除了共性的东西,最具特色的、个性化的东西是什么,怎么把它真实、客观、准确地设计出来,反映出来?
        3.行业特色。这不多讲了。一部县志的编纂涉及方方面面,横陈百科嘛。而各部门、各行业都有自己的特色。要深入研究、摸准、吃透部门、行业情况,运用比较鉴别的方法,认识、判断和把握事物之间的差异、特点。对共性与个性、普遍性与特殊性作深入细致地比较、分析,从中挖掘出最有代表性,最具时代气息与部门、行业特点的东西,然后在篇目中做出科学、合理的设置和安排。
        4.志书特色。一部志书、特别是一部好的志书,还应该有自己的特色。提示大家注意这样几个方面:
        一是求实出特色。和省志、市志相比,我觉得县志应具有的一个天然特色是“实”,至少有条件比省志、市志搞得更“实”一些。我曾参加对浙江省浦江县志的评议,感觉很深的一个印象,是它有些地方搞的很“实’’。譬如,以浦江县志居民卷第二章“婚姻家庭”下设的第三节“姓氏”为例(举例说明,适当展开)。回头再找咱们的几本县志,类似的一些设置,如记人口的、人民生活的、婚嫁的,包括记家庭、宗族的,怎么看怎么觉得像“概述”,虚多实少,大多是些笼而统之、概而括之的“述说”。资料可能是挺不容易凑起来的,然后用综合性手法做个技术处理,一概括、一综合,就以点代面、以虚代实了。可能我们长期浮在上面,综合、概括的东西搞得多了,有点反胃了,很希望县市区的同志弄出点“干货”、“实货”,能让人眼睛一亮的东西。
        二是创新出特色。继承与创新是方志编纂的永恒主题。系统工程有个著名观点,叫做综合即创造。一支铅笔、一块橡皮,本来是两个事物,把它一“综合”就“创造”出一个新事物――“橡皮铅笔”。就这么简单,所谓创新,在某种意义上,其实玩的就是个综合、整合。当然。你要有点新思路,想不到就做不到。篇目设计无非就是对占有的地情资源做“整合”处理。我们看浦江县志,它二轮修志就“整合”出了一些“过去没有”的设置。譬如,为集中反映改革开放这一最重要的时代特色,避免记述分散、分量不足或交叉重复,它把经济体制改革、政治体制改革抽出来单列,专门设卷记述,这不就创新了嘛。再一个,浦江是江南著名“书画之乡”,历来工书善画者颇多,其流风余韵世代相传,这回他们把书画也专门升格为一卷,别出心裁地设了个“书画卷”,下设书法、美术、书画节、书画设施等4章10节,以突显地方特色。这书画卷你有吗?没有,人家这就叫创新。还有,首轮志书对乡镇这一国家行政基层单位未能纳入记述或记述太少,本轮它专设了个县城乡镇卷,等于补修了个该县“乡镇简志”。我们再举省内的例子,省志交通志公路篇在篇目设计中,为突出沈大高速公路在全国高速公路建设中的领军作用,系统完整地记述其建设经验及特点,特别将这条“神州第一路”升格处理,与“线路”章并列设置。这种“升格”的办法,被称作志书篇目设置的一个突破、一个创新,即对一些影响重大、意义深刻、有典型价值的特有事物,根据其特点、地位和作用,将其从同类事物中分离出来,也就是说,将本属下级层次的事物“升格”到与上级层次并列设置,或单独设置、专题记载,以增强记述的深度、广度,加重记述分量,强化对它的反映和体现。这也是反映和突出特色的手段之一。当然,升格不能随意,要有条件、有尺度、有内在合理性,要从实际出发,把握好这个度。
        三是形式出特色。这个问题也不多说。譬如,注意志书的形式美,对志书编排、版式设计,图片照片、数据表格的选用,装帧印刷等,包括一些细节上,从总体设计时就应该用点心思,适当考虑和安排。这方面往往是“细微之处见功夫”,细节决定亮点、特点。还拿浦江县志说事,它有个细节设计给我印象很深,一般志书通常只是卷首设总目录,而它除总目录外,在每一卷卷名页的双码面又设本卷目录,读者不必翻阅总目录,便能知道该卷细目,阅读起来很方便。
        四、注意把握体例规范的问题
        说明:体例规范问题,我是根据省志编纂的规范要求讲的,只是供大家参考借鉴。
        1.篇目设置要规范。这里有两个方面的问题:
        一是根据省志编纂规定,辽宁省志各分志结构采用章节体,一般设篇、章、节、目四个层次,即篇下设章、章下设节、节下设目(目以下层次不作硬性要求)。原则上,目是横分到底的最基本的记事单元,也是纵述始末的实体。当然,每一部志书根据实际情况,在一级目之下还是可以再分二级目、三级目等的。虽然可以多层次分类,但一般来讲,横分要适度,掌握的尺度是:要以能够完整地反映一个基本事类的面貌为准。不能无休止的分下去,那会肢解事物的完整性,破坏竖写的目的。现在,不少部门报送的篇目存在的一个共性问题是:篇目设置不完整,主要是缺少节、目的设置,这是不符合规范要求的。即便算作基本篇目,至少也应设置到节。
        另一个问题是,按照省志体例的规范要求,我们发现一些篇目概述、附录、编纂始末的设置,或有漏设,或不符合规范。譬如,有的篇目缺概述,有的缺编纂始末等。另外,附录不应算作一篇,应置于各篇、章、节、目之后,附录一般包括大事年表、重要文献辑存和补遗考订等其他应收录的资料。
        2.篇目命题要规范。一部志书的篇目,从一定意义上讲,其实就是一系列标题的组合。修一部好志,一定要先做好篇目,实际就是要做好每一个篇、章、节、目的标题。这里,我仅就志书标题一些常见问题,提请同志们注意几点:
        ①注意“符合志体”。文各有体。志体的特质,决定了它的标题与其它文体不同。从首轮修志反映出的问题看来:一是不能使用史体类标题,如“旅顺水师营的兴建和衰落”;二是不能使用文学类标题,如“小朝廷分崩离析”;三是不能使用新闻报道式标题,如“广播电视事业蓬勃发展”;四是不能使用工作总结式标题,如“林业工作的成果”;五是不能使用标语口号式标题;六是不能使用论文式标题。
        ②注意“准确精练”。一是标题要准确,概念清楚,表述规范,涵盖得当。不能含糊不清、含义混乱;不能出现错词、错句和语病;不能涵盖不当,题、文错配。如沈阳市志(卷一)初稿关于公路情况的记述,一表格标题设为“公路技术等级情况”,但实际记述的内容,却分为公路行政等级、公路技术等级两项,显然,用“公路技术等级情况”涵盖不够准确,如改为“公路行政、技术等级情况”做标题,就比较准确了。二是标题要精练,用字惜墨如金,讲求文约事丰,能少用字的,决不多用字,力戒啰嗦、冗长。就象胡乔木同志讲的,“一句也不多,一句也不少”,“象打电报那样精炼”。如刚才讲的这个例子,其实可以再砍掉几个字,改为“公路等级情况”,或许更好一些。
        ③不能“上下同题”。志书上下层次之间是统属关系,母项标题涵盖的内容是各子项内容之和,子项标题涵盖的内容是母项内容的分解。因此,上下层次之间,或者说子项与母项不能同题。这也是实际篇目设置中的一个常见的毛病。譬如,交通志篇目最初设计时,水运篇第三章设为“航道”,其下第一节标题还是“航道”;第五章设为“内河运输”,其下第三节标题还是“河运”,虽然比章的标题简化了两个字,但实际仍是同一个概念。
        ④忌用“时间定语”。原则上,志书标题不宜使用时间定语。如交通志篇目初稿中出现的:“1991年前的体制”、“1992年后的体制”等,是不合适的。因为前面讲了,志书是横分门类,纵述始末;各篇、章、节、目在同一层次的分类,都要横分,以类系事;而不能纵分,以时系事。所以,需要根据所记述的内容、按照事物的属性(即科学分类和社会分工实际),进行横向分类,拟出合乎志体的标题。
        讲了这么多,很多地方说的不一定对,只是自己的一孔之见,欢迎大家批评、讨论。里面谈到一些志书篇目的设计问题,由于我们对相关领域专业知识、特别是实际工作情况缺乏了解,提的一些意见,只是从志书编纂的特质、规范角度提供一个思路,仅供参考吧。篇目设置不是一蹴而就的,许多志书的篇目都要几易其稿,经过反复推敲、打磨,才比较成型。大的架构吃准了,那么,以后随着资料的搜集和实际编纂的进程,还会遇到一些新的问题,还是需要对篇目设计不断深化、细化、微调的。所以应当说,整个志书的编纂过程,也是篇目反复打磨、逐步完善的一个过程。

    • 上一篇:  认真总结首轮修志经验是做好续修工作的切入点
      下一篇:  谈县区续志资料收集与整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