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方志研究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> 志鉴论坛 >> 方志研究
    • 方志功能新探
    • 时间:2018-09-26 来源: 作者:
    • ——明道、资治、存史、辅教

       

      侯 颖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历代方志学者对于方志功能都有精当总结和系统的论述,其中“资政、教化、存史”为方志学术届及广大修志工作者所认同。仓修良认为“‘六字功能’是千百年来无数方志学家经过千锤百炼而形成的,虽然仅六字,而包含的内涵却非常丰富” (仓修良《仓修良探方志》)。巴兆祥认为“尽管学术界对方志的价值和功用的阐释不尽相同,但从各种观点的内涵看,基本上都没有超出‘资政、存史、教化’的范围,因此仍用‘资政、存史、教化’来概括方志的价值和功能还是比较妥当的”(巴兆祥《方志学新论》。)中国古代学者对方志功能的认识,都注重于“资政、存史、教化”,只是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各有侧重。正如前述,人们对于方志功能的认识和表述已经趋于全面和完备,相当程度上已经形成了一种思维定式。20173月,辽宁省政府地方志办公室鄢钢城在全省各市地方志(史志)办公室主任会议上,从方志的时代特点、方志定位和社会发展角度,提出新方志“明道、资治、存史、辅教”四大功能的观点。是充分继承历代编纂方志的优良传统,在原有三大功能的基础上,结合新的时代要求,不断创新发展的结果,是对传统方志功能的继承、融合、发展和完善。

      “明道”即“揭示特定地域自然与社会发展变化的基本规律,以明行事之‘道’”,这是地方志最基本、最首要的功能;将原“资政”改为更准确的“资治”,由资“政”发展到资“治”;将原“教化”准确定位为“辅教”,本人认为鄢钢城所述方志这四项功能较其原三项功能站位更高、概括更全、定位更准。为此,本文将从“明道、资治、存史、辅教”四个方面来论述和探讨方志的功能。

      一、志以明道

      《礼记》中说:“道德者,文章之宗也。”天下文章,无不以明道为宗旨。方志作为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,明道,乃方志之首要责任。“为党立言、为国存史、为民修志”。

      道,是指客观世界普遍的法则,用以说明世界的本原、本体的规律或原理。刘勰在《文心雕龙》中设有《原道》篇,更加明确地论述了文以明道的问题,强调文是用来阐明道的。“是故明哲之士,莫不以立言以著道”(王惟一《明道篇序》)。2014年,李克强总理批示:“地方志是传承中华文明、发掘历史智慧的重要载体……做好编修工作十分重要……修志问道,以启未来。”无论前文所述的“著道”还是“问道”,均有“明道”之意。其所明治国理政之道、富民安邦之道、修身齐家之道、立身处世之道、为官做事之道(鄢钢城《新方志编纂管》)。地方志系统地记述当地各个方面的历史与现状,反映了不同历史时期经济、政治、社会、文化的发展变化规律。研究地方志,就是发掘这些文字记载中反映规律的本质,是以明道。

      章学诚在《答甄秀才论修志第一书》中提出:“至坛庙碑铭,城堤记述,利弊论著,土物题咏,则附入物产、田赋、风俗、地理诸考,以见得失之由,沿革之故。”钱大昕在《乾隆重修蒲城县志》序中提出,方志能够使“闻之者足以考验得失,实为抚民出治之龟鉴”。由此可见,地方志主要是提供历史经验和教训。本人认为,实则经验即为顺“道”而经所得,教训即逆“道”而行结果。到了民国年间,对方志反映规律的观点更明确了,黎锦熙在《方志今议》中写道:“方志固为‘方域之地志’,然须将境内事事物物,穷原竟委,非但考其迹象之沿革而已,必使读者能就演变之实况,推知驱引之总因。”朱士嘉对黎氏“必使读者能就演变之实况,推知驱引之总因”的说法十分认同,解释为:“也就是说,读者在明了事物怎样发生、为什么发生之后,可以从中找出事物发展的规律,掌握规律”(朱士嘉《方志学两种序言》)。规律性是客观存在的,志书记载自然和社会的各类现象,记述历史和现状的各种过程,必然有其规律的本质,必须反映规律,是以明道。

      编修志书,在全面占有资料的基础上,将资料融会贯通,摸清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,抓住本质,合理地编排资料,形成自己独特的叙述方式,用资料反映规律,反映事物的历史和现状,以志明道。

      方志作为中华文明史上的优秀文化成果,始终担负着明道传道的使命。方志以其宽广的外延与包罗万事万物的内涵,在多方面诸领域,为社会各个层面发挥着明道的作用,对科学决策、学术研究、社会生活都有重要影响,方志是明道之书。

      二、资治以察

      对于地方行政管理者,志书是施政必备之书,古人说:“治天下者以史为鉴,治郡国者以志为鉴。”“治”有管理、治理和研究的意思,用于治国、治家、治学、治军、治民,治百业以至治天下,无所不包。而“政”,最重要的词义为“政治”,亦指政令、政策,其次也有治理国家事务的意思。历代方志学者所说志书的“资政”功能,其实多是为官方服务的。此外,方志还兼容特定地域自然、地理、环境、社会、政治、经济、军事、文化、乡土、风俗等方面内容,除了资政、治国,还可用于其他各个领域,既可为官方决策提供依据便于施政,即所谓“志之系于政而达之于政”,作资治之书;又可为后世学者从中找到各种所需资料,为学术研究和经济、文化建设提供参考。可见,将原“资政”功能改为“资治”功能,更符合新方志的要求。

      方志界流传着不少“新官到任,以志呈阅”的故事。习近平总书记十分重视地方志工作,19898月,时任福建省宁德地委书记,在宁德地区地方志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说:“我来宁德的第一件事就是要看府志、县志。要马上了解一个地方的重要情况就要了解它的历史,了解历史的可靠的方法就是看志,这是我的一个习惯。过去我无论走到哪里第一件事就是要看地方志。这样做可以较快地了解到一个地方的山川地貌、乡情民俗、名流商贾、桑麻农事,可以从中把握很多带有规律性的东西。可谓‘开卷有益’”(《人民日报海外版》20151026日第7版)。由此,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:阅读志书确实是官员和社会各界人士了解地方情况的最佳途径。

      方志,作为“百科全书”式的工具书,从自然到社会、从政治到经济、从历史到现实、从人物到风情一应俱全,可谓包罗万象、卷帙浩繁、信息密集、史料丰富,记载了家乡锦绣河山、名胜古迹、富饶资源、灿烂文化、能工巧匠、名人胜事,与人民生活息息相关。充分利用这些资源,可以为国家机关、企事业单位及个人等提供资料和佐证。方志不仅能成为领导的案头书,还应进学校、进社区、进军营,走进千家万户,让方志“资治”,发挥更大效用。

      方志中有关自然地理、自然资源、自然灾害的资料,可为基本建设提供参考;农业方面的资料可为农业全面发展提供借鉴;有关阶级斗争和民族斗争的资料可为历史科学研究提供帮助;有关中外文化交流的资料,可为促进中外友好和文化交流服务;还可利用方志资料编写乡土教材。

      著名作家陈秋实在准备写作《白鹿原》期间,特别查阅了《蓝田县志》作为史实参考,他在文中说:“当我打开蓝田县志第一卷的目录时,我的第一感觉是打开了一个县的《史记》,又是一方县域的百科全书。”正是方志给了他灵感,也带给他震撼。“一部二十多卷的县志,竟然有四五个卷本,用来记录本县有文字记载以来的贞妇烈女的事迹或名字,不仅令我惊讶,更意识到贞节的崇高和沉重……”除了陈秋实在文学创作中得到了地方志书的帮助以外,还会有更多的作家、影视作品和各行各业的人从方志中受益,并发现其价值。

      将“资政”改为“资治”,志书的适用范围更为广泛,官与民,社会各界人士皆可从中吸取治之慧,三百六十行,均可治。

      三、存史以俟

      存史,是指志书具有“补史之缺、参史之错、详史之略、续史之无”的价值。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丰富,其中历史最悠久的莫过于地方志。地方志的起源可上溯到春秋、战国时期的国别史、地理书和地图,如《禹贡》《周官》《山海经》等,之后历经秦、汉、魏、晋、隋、唐、宋、元、明、清、民国。至今已2000多年历史。通过连续不断的续修,承前启后的发展,将一定地域内自然、社会、政治、经济、文化和民俗等历史用文字记录下来,供人们查阅、参考。记录、存史是地方志最基本的功能,也是发挥其他功能的基础。

      方志门类齐全,所记事迹真实可信,丰富翔实,为史学研究和其他学科研究提供了重要的有价值的资料,是当代人记述事物发展变化的一种文化事业。研究国情、地情,离不开地方志,尤其是制定发展战略措施时,后人可以研究借鉴当地事物的历史沿革、兴衰变化的背景、经过和结果,了解是非得失、走过的弯路、出现的失误,使人接受教训,获得启迪和教育,不再重犯错误。

      方志记述特定地域自然、政治、经济、文化、社会各方面历史发展的详细情况,可以为经济建设、科学和社会研究提供珍贵的资料。也能为后世提供全面系统、翔实可靠的历史资料。

      四、辅教以育

      志书不仅是“官书”,也是“百姓”生活必备之书,能够起到“扬善惩恶,表彰风化”的作用。保存至今的各种志书,全国总量20000余种、10万余卷,占中国现存古籍的十分之一。志书已经成为博大精深、源远流长的中国文化园中的奇葩,是中国文化浓缩的精髓和极品。古代早有学者论述。明《弘治句容县志·后序》说:“志之为书,有关志体,有补风化,其为益也大矣。”

      方志原有的“教化”功能,早已深入人心。教化是指政以体化、教以效化、民以风化,也指环境影响,又有“使能从事,指导传教或做传教工作”的意思,是直接说明、讲解和发挥作用。而“辅教”更重视辅助的功能,为阅读和利用方志的人提供参考、提供帮助、提供资料、提供服务。方志从增强人们的乡土情怀、民族自豪感,陶冶情操等各方面、多领域发挥着“辅教之书”的重要作用。因此,将志书原有的“教化”功能,改为“辅教”功能,更为贴切。

      方志是进行爱国主义教育,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的绝佳辅助资料。通过全面、系统记述地域优势和各行各业发展成就,提供科学、准确的地情教育资料,让人们从中受到教育、得到启发,激发他们干事创业、建设家乡的豪情壮志,进而推动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建设;通过准确、真实记述地域内各行各业涌现出来的先进集体和英雄模范人物,对人民群众进行思想品德教育,激发他们奋发向上、甘于奉献、锐意进取、开拓创新的热情,培养良好的道德风尚,通过全面记述地域乡土风俗、民情故事,尤其是家庭、家风、家教典型事例,对人们进行孝悌礼义和勤俭廉洁教育,培养他们良好的道德风尚,促进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。

      同时,方志记载了各种民间礼仪和风俗习惯,例如不少志书对腊月二十三送灶神、元宵的观灯、清明的踏青、立春前迎春、端午节包粽子、赛龙舟、重阳登高等活动的具体情景进行记录。方志对风俗民情进行采风调查,将其形态特点和流变载入史册,有利于各地民众了解本地文化样式、把握其特征。可以说,方志忠实记录了一个地域的人、事、物的原貌,展示事物发展过程,为各种学科、各个领域的开发利用和研究工作提供了重要依据。

      浩繁的方志成果,为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提供丰富、优秀的精神文化产品,为党政机关、社会各界和人民群众提供了多方面的宝贵史料和精神财富。

      方志“明道、资治、存史、辅教”四大功能,是相互依存、紧密联系、不可分割的。随着时代的发展,其内涵和外延也在不断变化,不断被赋予新的含义。

       

    • 上一篇:
      下一篇:  辽宁建设文化强省与地方志转型升级的思考